韩寒经典伤感语录42条

伤感语录
匡华皓

如果我能够看到自己的背影,我想它一定很忧伤,因为我把快乐都留在了前面。

时光以北慕南城

教师不吃香而家教却十分热火,可见求授知识这东西就像谈恋爱,一拖几十的就是低贱,而一对一的便是珍贵。珍贵的东西当然真贵,一个小时几十元,基本上与**开的是一个价。同是赚钱,教师就比**厉害多了。**赚钱,是因为**给了对方快乐;而教师给了对方痛苦,却照样收钱,这就是家教的伟大之处。

桐雁菡

一帮毫无成就的人居然还指责一个世界冠军的教育模式有问题,就是中国逻辑。

朴沛凝

先人也很可怜,引用他们的很多话,很多时候不是因为尊敬他们,而是凑巧他们和自己想的一样,利用一下这些话,去反驳或者批评一个和自己想的不一样的人罢了。

劳盼易

那些离别和失望的伤痛,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

韩寒经典伤感语录

Jerry Pigou

我们站起来,走出去,坐下来,并不一定为了那些空泛的大词,可能只为了一件事,一个人,一棵树,一家厂。

和宇航

占着茅坑不拉屎是可恶的,其实,最可恨的却是拉完了屎还要占着等坑。

蓟恨瑶

也许爱情只是因为寂寞。需要找一个人来爱。即使没有任何结局。

Gerald Milne

常常告诫自己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结果在树林里迷路了。

梦该遗忘

所谓压力大,学习苦,名额少,全是老百姓的事情,有钱有权的人,从没有说过教育有什么不好,因为这完全是他们所不能体会的东西。

袁凝绿

名气就仿佛后脑勺的头发,本人是看不见的,旁人却一目了然。

止秋灵

街上美女很少,因为这年头,每天上一次床的美女比每天上一次街的美女多。举凡女孩子,略有姿色,都在大酒店里站着;很有姿色,都在大酒店里睡着;极有姿色,都在大酒店经理怀里躺着。

把刀藏进袖里

鸟的翅膀在空气里振动。那是一种喧嚣而凛冽的,充满了恐惧的声音。一种不确定的归宿的流动。

浮淑穆

我这辈子说得最让人无从反驳的话就是被子不用叠——本来就是要摊开睡的——然而这也是第一个被人反驳掉的。懂么,这就是规矩。我们之所以悲哀,是因为我们有太多规矩。

梁丘琼英

我们主要到你们这里来学习,话是好听,但是你在学校里都干什么来着?

善良是我本性@

在她的心里潜伏着一个深渊,扔下巨石也发不出声音。

尤蔚星

一个女子的寂寞就是这样的不堪一击。如果一个男人对我伸出手,如果他的手指是热的,她是谁对我其实已经并不重要。

宦又菡

我总是以为自己是会对流失的时间和往事习惯的。不管在哪里,碰到谁。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

Stanford Yule

我会惧怕孤独吗?我只是偶尔会感觉寂寞。

韩芷若

你永远看不见我眼里的泪,因为你不在时我才会哭泣。

戎清涵

还未练成一颗比张衡地动仪更敏感的心。

陆友灵

你的头发美丽而哀愁。就象你的灵魂。

趣果有间

有些人是可以被时间轻易抹去的。犹如尘土。

玉初夏

伤口是别人给与的耻辱,自己坚持的幻觉。

歧婉容

但是快乐太单纯,所以容易破碎。

Lennon Spenser

容易伤害别人和自己的,总是对距离的边缘模糊不清的人。

乌孙红雪

一切都不会出意外,只是多了一点波折。而那些波折却让我们痛苦不堪。

郜乐双

像我这样的女人,总是以一个难题的形式出现在感情里。

梅以莲

会过去的,就会过去的。我们的痛苦,我们的悲伤,我们的负罪。

时芳馥

大部分的现代诗其实就是把一篇三流散文拆成一句一行写,而所谓比较大师的或者先锋的就是把一篇三流散文每句句子的顺序捣乱了再拆成一句一行写。

白恬畅

人的寂寞,有时候很难用语言表达。

锺雨琴

爱的,不爱的。一直在告别中。

Zachary Madge

一个男子失恋以后,要么**,要么再恋一次爱,而第二次找对象的要求往往相近于第一个,这种心理是微妙的,比如一样东西吃得正香,突然被人抢掉,自然要千方百计再想找口味相近的——这个逻辑只适用于女方背叛或对其追求未果。若两人彼此再无感情,便不存在这种“影子恋爱”,越吃越臭的东西是不必再吃一遍的。

我没心不疼

走的最急的是最美的景色,伤的最深的是最真的感情。

郯涵煦

很多人一旦分开也许会永远都不再见面。

裘孤菱

什么坛到最后也都是祭坛,什么圈到最后也都是花圈。

甄音景

懂越多就越像这世界的孤儿,走越远就越明白世界本是孤儿院。

单身的人光芒万丈

我们有理由相信,建立在爱情上的爱情是短暂的,因为爱情本身是短暂的;而建立在金钱上的爱情是永远的,因为金钱是永远的。

塞代柔

我常想起死去的那些朋友们。我能做的就是躺下睡觉,闭眼,再睁眼,把车的反光镜涂成黑色,绑上安全带,戴上头盔,停到发车位,继续。

Erin Beerbohm

现在教育问题是没有人会一丝不挂去洗澡,但太多人正穿着棉袄洗澡。

那傷,狠精致

当一个女子在看天空的时候,她并不想寻找什么。她只是寂寞。

人生佛魔见

我总是以为自己是会对流失的时间和往事习惯的。不管在哪里,碰到谁。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